索菲亚股票

  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·新零售阵线 >> 新零售频道 >> 正文
“过气主播”罗永浩?

索菲亚股票  来源: 毒眸 张娜

  总是被调侃“干一行垮一行”的罗永浩老师,又一次“碰了壁”。

索菲亚股票  而和以往很多次挫折相比,主播罗永浩的“新麻烦”要来得更早一些:自4月1日开启直播首秀以来,过去两个多月当中,罗永浩直播间的热度一直在“稳定下滑”。

  直播首秀时,他曾斩获了1.68亿预估销售额的战绩,直播间最高峰也一度挤进了290万人观看;但随后的每一场直播,老罗的销售额和人气都呈现下滑的趋势。直到5月15日最新的第7场直播里,他的单场预估销售额已经下滑至2540.02万、相比于首秀跌幅超过84%,最峰值观看人数只有32.33万、跌幅也超过88%。

  数据跳水的背后,同时涌动着两种不同的声音。

索菲亚股票  有人认为罗永浩自带的名气,从不缺乏话题和粉丝基础,即使最近两次的销售额都徘徊在2000万左右,可依然比大多数素人主播的带货效益要好;但也有人在不停唱衰,批评罗永浩在直播间里频频翻车、不是称职的主播,数据的全方面下滑便是其不适合做主播的最好佐证。

索菲亚股票  面对两种不同的声音,罗永浩的心态却还算不错,甚至在微博上回复了“罗永浩为什么总在道歉”的评价:“1.入行一个月的新人,难免犯些错误;2.有幸享受了与新人身份不匹配的关注度。”言下之意,随着时间的推移,犯错或将逐渐减少。

  但罗永浩真的有机会成为一个好的带货主播吗?

 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,罗永浩的首场直播更像是一个营销事件,如今带货数据的下滑,在直播领域里也算是正常现象。现在直播电商正处在风口期,由于名人主播天然有流量和话题的加持,在首秀时平台往往都会举全力进行推动曝光,而“一般在2—20场的直播数据,才是主播们的真实水平体现”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当褪去了“锤子科技创始人、新东方明星讲师”等话题身份后,留给“主播罗永浩”的想象空间或许没有那么大。一位电商人士告诉毒眸:“如果他没能在一定时间里将自身携带的粉丝变为消费用户,没有和其他头部直播一样的人设和货源优势,未来不排除会被平台抛弃的可能。”

索菲亚股票  这不仅仅是罗永浩的难题。最近两个月里,从董明珠、梁建章这样的CEO主播,到陈赫等跨界明星主播,这些原本在多个领域里的红人,都共同瞄准了直播电商的红利。然而每一个身处其中的“大明星”,想要吃下这块蛋糕,要解决的问题依旧不少。

  跨入这片名利场,他们必须服从新的游戏规则,专业壁垒、流量流失、货品供应等问题,会“公平”地横亘在每一个名人主播的面前。

  这个主播已过气?

  “3、2、1,上CEO”、“闲得没事的朋友,可以先打赏”。

索菲亚股票  几次尝试之后,主播罗永浩已经从第一期的窘迫无措,变得越发得心应手,不仅在卖货节奏上逐渐紧凑了起来,他所擅长的段子也逐渐增多,不少粉丝都评价称,“熟悉的老罗又回来了。”一切看起来都正在走上正轨,符合很多粉丝对其的预判。

  但其实这种变化并没有为他换来股市价值 的人气,那场并不精彩的首秀,反而成为了他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。毒眸在新抖数据里看到,从第二次直播开始,老罗直播间的预估销售就有了下跌趋势,只有第三场时出现了反弹、收获5715.9万的预估销售额收入,这也是这7场直播中除首秀外的最高成绩。

  不过第三场的增长,也很难“归功于”罗永浩。因为这次直播的当天,一加手机召开了线上发布会,随后直接在老罗直播间里嵌入新品,推出的一加8系列5G旗舰手机也成为了该场直播总销售价格最高的产品,并共贡献出了超过4160万的销售额,几乎占据总体成绩的70%。

  罗永浩直播后一加8系列5G旗舰手机销量(图源:新抖)

  但就在老罗的预估销售额逐渐下滑的这段日子里,淘宝直播的薇娅和李佳琦曾多次有过单场超5000万的成绩,而快手上一些主播,比如二驴和董明珠联合打造格力电器专场,也出现了单场超过3亿的直播数据。如果以“头部主播”的标准来衡量,老罗现在的带货能力,和真正的头部还有一些差距。

  除了销售数据,下滑也出现在了观看次数上。网络上,很多罗永浩的粉丝调侃说,即便不买东西也会花时间去听老罗讲相声,但除第一期直播时出现了4892.17万累计观看次数的高点外,前四场的累计观看次数也基本都保持在800万——1200万之间,最近两场这一数据更是落到了596万和691万。

  “老罗的带货数据现在已经基本趋于稳定了。”在一位MCN机构负责人看来,当抖音减少对罗永浩直播间的流量倾斜时,其直播热度很难再有一个爆发式的上涨,近几场直播的在线人数峰值均保持在30万人左右,算是处在一个稳定的区间里了。

  还有一个罗永浩人气下滑的佐证,那便是打赏金额的减少。由于首秀的噱头十足,老罗首场直播的音浪数达到了3632.74万(1元等于10音浪),也由此看出了直播间里配资公司 音浪榜排名的另一种暗战——很多主播都希望通过刷音浪占据榜一的方式,吸引直播间里用户的注意。

  即使第二场送礼人数环比下降77%,但仍有两位“富婆”在礼物榜中上演龙虎争斗(参见给罗永浩打赏100万的富婆,到底图个啥?),分别给罗永浩刷了超过1000万音浪的礼物,霸占了当日礼物榜第一二名;第四场直播时,音浪也达到了历史最高值3822万,榜一和榜二的“无畏”、“妮姐”两位用户也分别贡献出了超过1000万的音浪。

  然而流量的世界是残酷的,从火热到冰冷也只在一瞬间。当第五场直播开始,老罗直播间的音浪总数便有了断崖式下跌,掉到了282.63万,环比缩水近92%。榜一和榜二依然是希望通过挂榜吸粉的“无畏”和“魏公子”,但他们只贡献出了90万和45万的音浪。

  罗永浩直播间的音浪数据变化(图源:新抖)

  “由于观看人数的减少,想通过挂榜从老罗直播间引流的效果也不太理想了。”面对这些变化,另一位MCN机构负责人告诉毒眸,他们不看好罗永浩直播,是因为老罗直播背后的营销意义大于直播意义。“抖音需要借助罗永浩的营销事件,告诉所有品牌方及红人,抖音有带货的潜力和基因。”

  而有类似的想法,想借直播电商的风口而起、大打营销牌的平台和名人,在当下绝非少数。据新浪科技统计,2020年一季度,在直播带货中出镜的企业家、CEO就超过40位,领域涵盖旅游、家电、餐饮、美妆个护等多个行业,甚至还包括重型卡车。

索菲亚股票  二季度里,格力董事长董明珠已经分别在抖音、快手、京东上连续进行了三场直播卖货,累计创下10.13亿的销售成绩;而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在5月1日的央视期货配资 直播专场中,也和央视四大主持人一起卖出了5.2亿。

索菲亚股票  “CEO下场和老罗做主播,在目的上其实有点不一样。”有从业者告诉毒眸,由于疫情阻碍了多个行业的正常生产和运转,企业家们下场股市价值 的是为自身的品牌站台,拉近与消费者距离,增加特殊时期的销量以及建立品牌知名度,“他们更像是来直播间做客,目的主要是平台和品牌方得名、消费者得利,不过本质上也还是一种营销方式。”

  除了企业家被直播红利吸引、下场凑热闹之外,不少明星更是直接转身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带货主播。

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关注公号:redshcom  关注股市价值 : 主播